工作动态

新闻发布厅

当前位置:首页>> 工作动态>> 新闻发布厅

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2016年度第二次新闻发布例会

发布人:周莺 王云 唐荣   来源:宣传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2016-04-28    

     4月28日上午,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2016年度第二次新闻发布例会。市中院民事审判第三合议庭审判长周莺、审判员王云及助理审判员唐荣向新闻媒体介绍了8个设计劳动纠纷的案例。
 
【案例一】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与七星关区张某鹏劳动争议纠纷一案
 
     张某鹏系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的职工,双方之间签订有劳动合同。张某鹏于2012年8月14日乘坐毕节赛德水泥有限公司的交通车上班途中,途经毕节市七星关区麻园路时,因交通车紧急刹车,导致其仰面跌倒在车厢内,造成腰部受伤。
 
     伤后,张某鹏在毕节市中医院进行治疗,住院248天,花费医疗费33660.06元,张某鹏自行支付2207元。张某鹏受伤后,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也向毕节市社保局工伤科为张某鹏申请工伤认定,但被以申报资料中无交警部门出具的相关责任认定书为由退回,张某鹏受伤未被认定为工伤。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将事故认定为工伤事故,根据张某鹏要求于2014年8月26日向毕节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并委托毕节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对张某鹏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工伤)。经鉴定,张某鹏的伤为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伤残柒级。之后,双方因未就工伤赔偿达成一致意见,张某鹏向毕节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支付工伤赔偿款172955元。该委员会以张某鹏所受伤害未经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工伤认定,仲裁申请不属于劳动人事争议范围为由,不予受理。
 
     张某鹏遂以前述诉请诉至法院,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某鹏在上班途中受伤,虽未被工伤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但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之规定,将张某鹏所遭受的事故认定为工伤事故,并为张某鹏申请且委托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对其工伤伤情进行鉴定。因双方就工伤赔偿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才诉讼至法院。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认可张某鹏所遭受的事故属于工伤事故的行为,让张某鹏对其产生了深深的信赖感,张某鹏一直在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处上班,故在由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向工伤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一直无结果的情况下,也未在《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1年时间内,自行向工伤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现已超过申请工伤认定的时间,客观上张某鹏已无法申请工伤认定。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先认可张某鹏是工伤,后又以未经工伤认定,不同意按工伤对张某鹏进行赔偿是不诚信行为。法院审理后判决,未进行工伤认定,责任在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四款之规定,由毕节赛德混凝土有限公司支付张某鹏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70816.99元。
 
【法官寄语】通常情况下,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后,用人单位应当在发生事故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用人单位未按时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可以在1年内申请。如因用人单位及劳动者均未及时申请工伤认定,导致没有行政部门工伤认定的,人民法院不宜按照《工伤保险条例》处理,应告知当事人按照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处理。工伤认定应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不得进行协商自认发生的事故伤害系工伤,否则,双方均要承担由此带来的巨大风险。如本案中,劳动者维权周期长,权利不能及时得到救济,而用人单位,即使为职工购买了工伤保险,也不能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有关赔偿,必须自行承担相关赔偿,增大用工成本。
 
 
 
【案例二】织金贵州众一金彩黔矿业有限公司(金彩黔公司)与窦某荣劳动争议纠纷一案
 
     2008年7月1日,窦某荣与金彩黔公司成立劳动关系。窦某荣在金彩黔公司工作期间,金彩黔公司未给窦某荣交纳社会保险。2015年,金彩黔公司因经营困难降低本单位职工薪金并提出解除与窦某荣的劳动关系,窦某荣同意后于同年3月20日向金彩黔公司递交辞职书,其内容为:“《辞职书》公司领导:因本公司效益不好,把本人辞退 。辞职人窦某荣。2015年3月20日”。同日,窦某荣在金彩黔公司填写了员工离职审批表,经金彩黔公司审查同意后,双方办理了解除劳动关系手续,金彩黔公司于同日给窦某荣出具解除劳动合同关系证明。同年4月15日,双方通过结算,金彩黔公司支付窦某荣工资19509元。,窦某荣向织金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被申请人金彩黔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期间的双倍工资80000元;支付上班期间的公休日、法定节假日加班工资27202元及迟延支付劳动报酬部分的赔偿金;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及二倍赔偿金,共计175000元;补交上班期间的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由被申请人返还其职工档案、劳动合同书及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同年6月3日,织金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一、被申请人贵州金彩黔矿业有限公司为申请人窦某荣出具解除劳动合同证明,并为申请人窦某荣办理档案关系转移手续;二、驳回申请人其他仲裁请求”。窦某荣不服,向织金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织金法院审理后认为,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虽系双方协议解除,但系金彩黔公司向窦某荣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的要约后,窦某荣承诺同意辞职所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之规定,金彩黔公司应当给予窦某荣经济补偿。织金法院判决金彩黔公司支付窦某荣经济补偿金70875元,驳回窦某荣其他诉讼请求。金彩黔公司不服,提起上诉,认为窦某荣是自动辞职,不应支付经济补偿金。市中院审理后认为,从窦某荣的辞职书载明内容反映,是上诉人公司效益不好将窦某荣辞退,窦某荣同意辞职。该情形属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符合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法定条件,故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
 
【法官寄语】《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立法宗旨是完善劳动合同制度,明确劳动合同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构建和发展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解除劳动合同,通常情况下,用人单位都应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金,但如果劳动者因自身原因提出辞职,用人单位就不支付经济补偿金。现用人单位为了规避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常让劳动者主动辞职,劳动者辞职后主张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能否得到支持,法院会重点审查辞职原因。若劳动者在辞职申请上写因本人原因辞职,法院将不支持经济补偿金请求。所以,劳动者在写辞职信申请时,对辞职原因要写明确,这将是法院认定事实的重要依据。
 
 
 
【案例三】大方县习业塑料加工厂与祝某超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
 
     大方县习业塑料加工厂系经营废旧塑料加工的个人独资企业。祝某超于2014年5月6日到大方县习业塑料加工厂上班,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4年8月28日上午7点许,祝某超在上班过程中,被机器输送带齿轮绞伤左手,造成小指以外四个指头被绞断的事故。祝某超于当日被送往大方县同仁医院救治,于2014年10月4日出院,共住院38天,大方县习业塑料加工厂投资人杜习业垫付了祝某超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祝某超申请工伤认定,大方县习业塑料加工厂否认与其有劳动关系,祝某超遂到大方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与大方县习业塑料加工厂存在劳动关系。大方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确认双方劳动关系成立。大方县习业塑料加工厂不服原审判决,向市中院提起上诉称,本案确认劳动关系,是典型的劳动争议案件,应先进行劳动仲裁,原审审理程序违法,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确认劳动争议纠纷应由祝某超先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未先进行劳动仲裁,原审直接进行审理违反劳动争议纠纷解决的法定程序,故裁定撤销原判,驳回祝某超的起诉。
 
【法官寄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九条之规定,劳动争议纠纷的解决方式,有调解、仲裁、诉讼。劳动仲裁是进行劳动争议诉讼的前置程序。劳动仲裁的设置目的,是为了及时、有效、快捷解决劳动争议纠纷。经过劳动仲裁后,许多劳动纠纷得以解决,只有部分诉讼至法院。法院审理劳动争议纠纷案件,必须以仲裁为审理的前置程序,否则审理程序违法。未经仲裁前置程序诉讼到法院,正确的处理应是驳回起诉,告知先进行仲裁。本案中,一审法院作出实体裁决,用人单位的上诉理由成立,在这种情况下,法院的常规处理是发回重审。但根据《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对劳动者进行倾斜保护的立法宗旨,劳动争议审判理念与普通民事案件的审判理念有一定区别,其审理程序与普通民事案件的审理程序不完全重叠。二审法院对本案作出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劳动者起诉的裁定,看似未保护劳动者的权益,实际是大大缩短了其维权周期。所以,特别提醒广大劳动者,为及时维护自身权利,在与用人单位发生劳动争议时,应遵照我国劳动争议纠纷解决机制,先申请仲裁裁决,若直接到法院诉讼,会导致诉讼周期更长,不利于权益的自我保护。
 
 
 
【案例四】七星关流仓桥医院与靳某劳动争议纠纷一案
 
     靳某于2012年4月起在七星关流仓桥医院上班,从事药房药品管理工作,上班期间工资为2500元/月。2015年4月,七星关流仓桥医院口头通知靳某离职。靳某上班期间,七星关流仓桥医院未为靳某缴纳社会保险费,也未与靳某签订劳动合同。
 
     七星关流仓桥医院口头通知靳某离职后,靳某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员会经审理认为七星关流仓桥医院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裁决七星关流仓桥医院为勒梅补缴上班期间社会保险费,支付勒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七星关流仓桥医院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称:2015年4月,卫生局依法到其医院药房进行检查,要求药师提供药师资格证等从业资格证件,但靳某不能提供,医院知道靳某不具有相关药师资格后给靳某调整了工作岗位,另行安排工作,但靳某不愿意从事新的工作,未说明理由就离职了。七星关流仓桥医院并不存在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行为,不需要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请求判决其无需为靳某补缴养老保险;无须向靳某支付赔偿金15000元。法院审理后认为:七星关流仓桥医院与靳某虽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2015年4月,七星关流仓桥医院口头通知靳某离职。七星关流仓桥医院虽陈述系靳某不能提供药师资格证等从业资格证件,给靳某调整了工作岗位,另行安排工作,但是靳某不愿意从事新的工作,未说明理由就离职,七星关流仓桥医院并未违法解除与靳某的劳动合同,不应支付勒梅赔偿金,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主张的以上事实,故对其诉请,不予支持。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社会保险费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七星关流仓桥医院主张不应为勒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诉求,不予审理。综上,法院判决:七星关流仓桥医院支付靳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5000元。
 
【法官寄语】该案是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劳动关系)的典型案例,用人单位认为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后仍不能胜任工作的,可提前30天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1个月工资后解除劳动合同,但应支付经济补偿金。本案中,用人单位并未举证证明其已对劳动者调整工作岗位,且劳动者仍不能胜任工作,其解除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之规定,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应按经济补偿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
 
 
 
【案例五】贵州天健鑫达煤业有限公司与邓某华确认劳动关系纠纷案
 
     邓某华于2007年起在贵州天健鑫达煤业有限公司从事机修工作,2011年7月14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并在金沙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进行劳动用工备案,2013年12月23日,邓某华在库房搬运材料时左脚被砸伤,伤后在高坪乡金林村卫生室、金沙圣民医院、金沙林东矿业集团总医院金沙分院治疗,伤好后出院回到煤矿看厂,2014年3月邓某华在煤矿修绞车时手被砸伤,伤后到金沙圣民医院、金沙林东矿业集团总医院金沙分院医治。2014年10月10日邓某华向金沙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金沙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贵州天健鑫达煤业有限公司与邓某华自2007年起至今存在劳动关系。
 
     贵州天健鑫达煤业有限公司不服,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其与邓某华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法院审理后认为:邓某华在贵州天健鑫达煤业有限公司从事机修工作,从事煤矿安排的有报酬的工作,邓某华提供劳动是煤矿业务的组成部分,同在煤矿的工友黄某林、朱某军等能够证明邓某华在煤矿工作的事实,且双方曾于2011年7月14日签订过劳动合同,双方建立的权利义务关系受法律保护,无法定情形不得随意解除。为此,法院判决:贵州天健鑫达煤业有限公司与邓某华自2007年起至今存在劳动关系。
 
【法官寄语】该案是根据证人证言确认劳动关系的典型案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二条规定: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时参照下列凭证:(一)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记录。(二)用人单位向劳动者发放的工作证、服务证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三)劳动者填写的用人单位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招用记录;(四)考勤记录;(五)其它劳动者的证言证明等。根据上述规定,在用人单位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形下,劳动者可在平时工作中,注意收集、留存相关工资发放记录、工作证、服务证、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能够证明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以保障在发生劳动争议时,能有效的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发生劳动争议时,其他劳动者的证言也可作为证明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之一。
 
 
 
【案例六】赫章县鸿华采矿厂与金某祥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
 
     2011年5月,赫章县鸿华采矿厂未对金某祥进行上岗前职业健康检查即招聘其从事井下打孔、放炮、掘进工作,月工资7000.00元,并未为其缴纳工伤保险费。2013年4月,赫章县鸿华采矿厂组织员工体检,发现金某祥身体不适,即与之解除劳动关系。2013年6月20日至同年8月14日,金某祥在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附属医院住院治疗,产生医药费9609.69元。2013年8月12日,贵州省第三人民医院贵州省职业病防治院出具《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该证明书载明金某祥为“矽肺壹期”。2013年9月27日,赫章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金某祥为工伤。2013年11月26日,毕节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鉴定结论通知书》,结论为:“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伤残七级。停工留薪期:自诊断职业病之日起三个月”。 2014年3月31日,赫章县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出具《劳动仲裁裁决书》,裁决解除赫章县鸿华采矿厂与金某祥之间的劳动关系,并裁决赫章县鸿华采矿厂向金某祥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共计138762.69元。赫章县鸿华采矿厂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称:1992年到2010年,金某祥在湖北利川的煤矿从事打孔放炮工作。2011年5月,金某祥到鸿华采矿厂从事无污染的加水打孔工作,中途有半年未上班。2013年4月,鸿华采矿厂组织雇工体检,发现金某祥身体不适,即与之解除雇佣关系。从金某祥《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载明的职业病危害接触史可以看出,金某祥的职业病是在二十多年从事的工作中日积月累形成的。请求法院判令:1、金某祥的工伤保险待遇不由赫章县鸿华采矿厂承担。
 
     法院审理后认为,金某祥自2011年5月至2013年在赫章县鸿华采矿厂从事打孔、放炮、掘进工作。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认定工伤决定书、鉴定结论通知书中认定的用人单位均为赫章县鸿华采矿厂,赫章县鸿华采矿厂未依法对上述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认定工伤决定书、鉴定结论通知书申请重新鉴定、提起仲裁或提起诉讼,并在一审庭审中明确表示,对上述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认定工伤决定书、鉴定结论通知书的真实性无异议,赫章县鸿华采矿厂应对金某祥承担用工主体责任。金某祥虽在赫章县鸿华采矿厂上班之前从事过有职业病危害的作业,但赫章县鸿华采矿厂在聘用金某祥之前未依法对其进行上岗前职业健康检查,赫章县鸿华采矿厂不能举证证明金某祥的职业病系在之前的工作中造成,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法院判决:由赫章县鸿华采矿厂支付金某祥医药费、停工留薪工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共计201411.53元。
 
【法官寄语】该案最主要的争议是赫章县鸿华采矿厂是否应对金某祥所患职业病承担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对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务院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卫生行政部门的规定组织上岗前、在岗期和离岗时的职业健康检查,并将检查结果告知劳动者。职业健康检查费用由用人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不得安排未经上岗前健康检查的劳动者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不得安排有职业禁忌的劳动者从事其所禁忌的作业;对在职业健康检查中发现有与所从事的职业相关的健康损害的劳动者,应当调离原工作岗位并妥善安置;对未进行离岗前健康检查的劳动者不得解除或者终止与其订立的劳动合同。职业健康检查应当由省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批准的医疗卫生机构承担。根据上述规定,用人单位招聘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时,应对劳动者进行上岗前、在岗期和离岗时的职业健康检查,对未进行上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劳动者,在上岗期间检查出患职业病的,用人单位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案例七】贵州大方盛恒爆破服务有限公司与李某明劳动争议纠纷一案
 
     案外人丁某受大方盛恒爆破服务有限公司委托,与毕节市德鑫建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洽谈并签订了爆破协议书。签订协议后,李某明被丁某聘用到双山新区幺塘砂厂负责打爆破眼工作,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大方盛恒爆破服务有限公司未在劳动人事部门为李某明办理相关社会保险。2014年7月11日,李某明在打爆破眼的过程中被机器压伤。受伤后,李某明在大方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83天,后经毕节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鉴定结论,评定其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为伤残八级。经李某明申请,2015年2月1日大方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李某明于2014年7月11日8时左右所受伤为工伤。该决定书送达后,双方当事人均未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2015年4月29日,经李某明申请,大方县劳动人事争议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双方劳动关系从裁决书下发之日起解除,由大方盛恒爆破服务有限公司支付李某明停工留薪期工资福利、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共计115 868.20元。
 
     后大方盛恒爆破服务有限公司不服该裁决,起诉至黔西县人民法院,请求确认其与李某明之间无劳动用工关系。黔西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李某明与大方盛恒爆破服务有限公司之间形成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李某明在工作中所受伤应享受工伤待遇。故判决解除两者之间的劳动关系,由贵州大方盛恒爆破服务有限公司支付李某明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等共计138 879.50元。宣判后,大方盛恒爆破公司不服该判决,遂提出上诉。毕节中院经审理后维持了一审判决。
 
【法官寄语】该案例说明,虽然《劳动合同法》已经实施相当长一段时间,但是实际情况中,部分用人单位贯彻执行《劳动合同法》仍有很大欠缺。尤其是小型私有企业,用工较随意,一些劳动者通过熟人介绍等方式随意进入参加劳动,用人单位既未办理招工手续、购买相应的工伤保险,也未实施有效管理。部分劳动者因法律意识淡薄,往往对用人单位不与之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听之任之,给自己的合法权益带来危害。实际上,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并依法说明相关保险约定并不会增加用人单位的用工成本,相反,能起到避免矛盾纠纷产生的良好效果
 
 
 
【案例八】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与罗某恒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
 
     2013年3月1日,罗某恒与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厦蓉高速贵州境清镇至织金段高速公路第六合同段项目经理部签订劳动合同,合同约定罗某恒以5000元每月的酬劳到厦蓉高速织金县境第六合同段从事牛场镇王家寨燧道的开挖工作,合同期限自2013年3月1日起至罗某恒退场时止。合同签订后,罗某恒于当日即开始上班。同年7月16日,罗某恒在该燧道工程施工作业过程中,左手被钻机绞伤。受伤后,罗某恒当即被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护送到解放军贵阳第44医院住院治疗,住院31天,该公司支付了相关医疗费用。出院后,罗某恒自行到贵阳医学院司法医鉴定中心鉴定为伤残七级。2014年5月8日,织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罗某恒所受伤为工伤。2014年9月10日,织金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解除两者之间的劳动关系,由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罗某恒各项工伤保险待遇145149.83元。
 
     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收到该仲裁裁决书后,在法定期限内向织金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明确罗某恒的工伤保险待遇由具体承建该燧道工程的甘肃中天汇海劳务有限公司赔偿。经审理,织金县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解除其与罗某恒之间的劳动关系并由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支付罗某恒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等共计人民币172699元。后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不服该判决,上诉至毕节中院。毕节中院在审理过程中,经主持调解,双方最终达成协议,至此,该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得到了及时的保护。
 
 
 
【法官寄语】签订规范的劳动合同是确认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劳动关系最直接最根本的方式。为保护劳动者的切身利益,规范和维护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劳动制度,我国《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签订劳动合同,并据此享有相应的权利,承担义务。除此之外,为保障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工伤保险条例》中也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和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应当为本单位全部职工或者雇工缴纳工伤保险费;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在此,我们呼吁广大劳动者要不断提升自己的法律意识,依法要求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购买相关保险,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同时,用人单位也应按法律规定为劳动者购买相关保险,以履行义务,分散风险。


新闻发布会现场


【下一篇】  市中院多举措开展农村思想政治教育活动